原标题:在拼多多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见过凌晨6点的愚园路,知道长宁路上24h运营的面馆,与日月的作息同步——见证日月交班,这些都是拼多多人的体验;后台成交数据不停翻升,身边的小伙伴与日俱增,

一年不到走完老牌电商四年的路,这些也是拼多多人的体验。在拼多多工作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也许只有四个字,那就是:年轻,真好。

拼:年轻就是要拼

2015年8月29日,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,不过对于一小撮人而言,这一天也是格外值得被铭记的日子。在这一天,拼多多在微信服务号上卖出了第一单商品——薯片,百人团。大家为了活动上线这事折腾了好几天,忙完已经是后半夜了,也没想着能出什么幺蛾子或是要守着等结果,纷纷回家休息。

第二天,第一个到办公室的人上线后发现服务器炸了!涌入的人数太多,服务器承载不来。他赶快把还在家睡觉的技术叫来,紧急修补维护。后来,这个场景在拼多多逐渐壮大的过程中不断重复上演,乃至成了那几个月的常态。

那时候还没有技术部、市场部、运营部这么明确的划分,公司只有二十几个人,虽有分工,却要做轮岗的活,以“开垦南泥湾”的精神,小米加步枪的装备,追赶着汹涌而来源源不断的用户和日新月异的突发状况。

后来,拼多多APP上线,要处理的问题越来越复杂,身边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,数据一次次被刷新的背后,是拼多多人日以继夜的奔忙。也许有人会说这不是创业公司的常态吗?但你见过加班从不抱怨、沉迷工作连群红包都不理会、不断自我否定再自我重建的员工吗?也许你见过,那么你就会知道,也只有真正的热爱才会导引向自我价值实现,只有在否定的基础上重建,才会在反省的基础上提升,从而永远保持最充沛的创造活力。这有多难得,也是独属于“年轻”的味道。

活力:年轻人喜欢扁平化管理模式

拼多多的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5-26岁,比其他互联网公司都要小,很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多出来的2-3岁是被留学博士,自宝洁、世界大型超商品牌等500强经验之士,以及来自谷歌、微软、雅虎、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的技术大牛和产品大神拖了后腿。年轻、单纯、善良、有梦想、有激情、有冲劲、交流平等、扁平化,所有你能想到的属于“青春”的词都能在这里感受到。

拼多多的上班时间是朝11晚8,提供午餐和晚餐,晚上加班还有夜宵供应,可以说是相当销魂了。这里没有层级之分,内部实行花名文化,有水果小分队:芒果、枇杷、榴莲、菠萝…二次元集中营:银桑、佐为、桔梗、定春…没有刘总或王总的抬头压人,也没有传统公司通过制度、流程来保持控制力的树状结构,像Google一样实行去中心化的管理,VP按照擅长的领域和能力负责不同的部门,部门内部则完全以人为核心,谁都可以提出问题和想法,号召大家一起头脑风暴。

不仅层级结构扁平,这里也更像一个大家庭,充满了生活的气息。群里的话题总是有很多逗逼回应,各种吃货的美食地图指引,还有热心的问题解决者;每周三的内部特卖会,运营们会贡献出“珍藏”的库存,大家呼朋引伴逛“线下拼多多商城”,不限品类,每件仅售5元;每周五的大势活动日,群里选出得票数最高的电影,还未下班就可以抱着零食去小剧场看高清电影,隔壁还有狼人杀、德国心脏病、达芬奇密码等各式脑力激荡的桌游;每个月两次考验手速的时刻——王者荣耀争霸赛,集齐12枚“拼多多最强王者勋章”还可“召唤神龙”(保密)。

创业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?top1一定不是产品,而是人。好的团队才可能做出好的产品,扁平化的管理模式为团队注入了朝气与活力,也更容易激荡出创意与理想。很多人在这里找到了拼房的小伙伴和打篮球的好基友,更多人在这里开启人生的新篇章。

快:成长的不仅是手速

成长速度快。这是几乎所有人对拼多多的印象。

2015年10月中旬,粉丝数破百万

2016年1月18日,单日成交额破1000万

2016年7月20日,完成1.1亿美元B轮融资

……

用“

这是一个快速奔跑的公司,一如现在的巨头当年那样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快,意味着工作效率高。运营和产品几乎每天都是“双11”,客服组每人每天要接待800人,打假组每人每个月要检验300件商品,技术部每周要更新两个版本……为了节约时间,“有事说事,没事打1”在这里成了一条默认守则,1能够代表“好”“同意”“报名”等很多含义,忙的时候大家的交流都严格遵循写作三要素:谁,什么时候,干什么。

当然,快也意味着成长。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还在新公司适应环境、做着基础的分配任务时,他们的同学已经在拼多多经历过轮岗,摸清电商套路,成长为一个项目的负责人了。

如今,公司已经成长为月GMV超20亿的电商平台,稳坐社交电商的头把交椅,所有人都为之自豪和高兴。但同时,我们也看到了其中存在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一面,售假商家肆虐、刷单行为屡禁不止、客户品牌忠诚度低、物流等问题,这是平台电商发展必须经历的阶段,也是当初决定做平台已经预想到的境况。

拼多多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start-up的创业公司,她脱胎于上海寻梦网络,一家做游戏的公司,再之前,核心团队还做过电商代运营公司。拼多多是在拼好货上线5个月之后成立的,当时的拼好货势头正劲,已经是坐拥千万用户的生鲜电商。不过,拼好货是社交电商的尝试,走的是自营模式,而拼多多的成立则是带着平台化梦想的。

“我们无非一伙人,追求做成一件牛逼的事,那我们就坐下来商量,哪一件事情能够更牛逼。”去年9月,拼好货与拼多多合并,舆论甚嚣尘上之时创始人黄峥这样表态过。每个做电商的人都有一个平台梦,做平台相当于我们在建设一个国家,这个国家里有一亿多用户,几十万商家,几百万货物,我们必须要因时制宜出台经济政策,形成规范,同时聚拢资源,不断满足用户需求,才能形成一个自循环的生态。

黄峥是Google回来的大牛,还是连续成功创业者,但是他也表示,拼多多的发展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,“做电商运营也好,做游戏也好,很强的感觉是说你努力在推动公司往前走,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但是做拼多多的感觉很不一样,你很像跑步机上的小老鼠,更多的是后面的力量在推动,是这个跑步机在跑,所以你只能跑,你得跟得上它的节奏,否则你就死了。”

所以,快,也意味着试错的成本越来越高,空间越来越小,以及反弹越来越大。从可控的自营走向开放的平台,无疑是一场冒险,不仅意味着烧钱和竞争,还有大量的不确定性和开发合适的匹配机制。在用户和商户快速累积的背后,我们也在尽力追赶他们成长的速度,在用户与商户之间寻求最佳解决方案。

小确幸:成长过程中的养分

有人说,在拼多多上购物就是寻找“小确幸”。比如,花6块钱买了一个柚子,皮和肉大概一半一半……结果一吃,还挺甜。

随着经济发展增速放缓,买房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的压力负荷越来越重。在固定支出总额比较大的情况下,消费者们不会有那么多的空闲资金来挥霍。这时,低价的、小件的一些东西,既不加大生活开销,又可以改善生活,增强满足感和幸福感。

这种“小确幸”也时常发生在公司内部。比如打假组有时要联络品牌方鉴定商品真伪,但经常遭到品牌的拒绝,平台治理的小伙伴们在多次受挫之后已经习以为常。有一次,商户新上架的兰芝气垫BB被抽检,打假组新招的一个韩国妹子联系了品牌方,结果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,一来二去,顺藤摸瓜,最后整个爱茉莉集团都承诺可以为拼多多平台提供鉴定服务。所谓的“小确幸”,应该就是这种付出之后看见回报的幸福时刻吧。

在去年的年会上,一位运营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平台是冰冷的,但人是有情的”。她是从商户跳槽过来的,之前,从商户的立场看,她觉得这些电商平台规则繁琐,一旦犯规后果严重。但进入平台之后才发现真正运营成功的,都是熟读平台规则并且懂得善加利用的。很多运营都和商户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以诚信换取信任,多站在彼此的立场上想问题,往往会出现双赢的局面。比如罗莱家纺曾带着营销策划案来拼多多谈合作,希望在拼多多618期间上线“超级品牌日”,不仅销量直线上升,也帮助拼多多提升了品质形象。其实这种活动在其他电商平台并不新鲜,但在拼多多上属于首例,借助平台成长期的红利,商家也收获了自己的“小确幸”。

这些“小确幸”,既是成长的养分,也是成长的证明。

这是一个年轻的团队,在做着一件有可能会搅动电商现有局面的很牛逼的事情,每天都有始料未及但能刺激成长的事情发生,这里有很多故事,也许、希望将来都会成为巨擘的注脚。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