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豫西乡村微商简史

前年春节,多年周转于各大饭店后厨我的小学同学Z回到了阔别10年的家乡,用一口标准的广普在村西头发表演讲,虽然时隔两年半,但我依稀记得他被火燎剩一半的眉毛在不停的抖动,拿着当年流行的三星S5,在讲广东那边最赚钱的门道。

几个同学和同学媳妇都在观望人群中,听Z用广普说“蛮好的”“好开心的”还发出疑似嘲讽的笑声,但随后就被内容所迷倒,大概内容是:朋友圈发广告,天天有钱转。

也就是今天大家都知道的微商。

我记得Z现场给大家看了各种照片,有转账的,有发货的,还有各大群的各种教程,应有尽有琳琅满目,末了说:这是一个让马云睡不着觉的赚钱方式,可得劲!

那年整个春节期间,微商成为村里的重点话题之一,有几天甚至取代了酒后打架、豪赌输钱的经典热门话题,也不时有消息灵通人士托外地朋友打听微商的种种情况,走亲访友都在谈自己熟悉的微商收益,有一年百万收入,也有一年三百万,也有三年人生巅峰的,五花八门。

我妈说,这可比卖保险的说的花哨多了。

后来我回北京上班,再后来打开朋友圈,微商铺面而来,好多特效产品我几乎是头次知道。有段时间我真的为自己在海外代购感到羞愧:全球好货在中国,为何非去国外买,朋友圈里啥都有,全部质量都很好。

有几天我心血来潮外加闲着没事,就打开所有同学朋友亲戚的朋友圈,把一个个产品看了遍,大概可分为以下几大流派:1.面膜派,无论是黑泥的还是传统纸巾的,只要贴上糙脸就变鸡蛋皮,这是当年微商的主要流派,从业者为家庭主妇,外加幼儿园老师等;2.整容派,玻尿酸随便打,微整形全部合法,质量最佳,男同学比例相对较多,还都是当年在旱冰球场叱咤一时的男生,现在把当年勾引小姑娘的魅力用在卖玻尿酸上;3.家庭百货类,从洁厕灵到清洁剂,应有尽有,你不不买真是对不起消费升级,品质生活的大背景,当然也枉为贤妻良母,从业者是已搬到县城的家庭主妇,回村说:恁这咋没有用我的清洁剂,不卫生啊!销量自然来;4.养生保健,街边的保健店一个个透支健康,只有用我的酵素,我的植入提取粉才是健康的,从业者为富士康打工刚回村的小姑娘。

那段时间,朋友圈,同学群都是微商,竞品对手在群里叫板,都说对方骗人,是传销,对方产品也都有问题,只有自己产品还是顶呱呱。也有挖墙脚的:恁那的微商不行,跟俺混吧。

Z同学也成为一时的风云人物,被邀请去进行O2O讲课,在村头小饭店讲微商模式,什么三大社群理论、五大爆炸秘诀、七中组合营销,现场通过短视频和语音形式给各大群直播,我看过一次,唾沫星子直飞前面的花生米里,炸花生米成了老醋花生米。

Z作为当地大代理,负责我们周边的市场开拓,据说开上了小汽车,当地最常见的哈佛,村口老头说:这可比小卧车美多了。我也是在朋友圈里发现几个同学以及同学媳妇成为Z的下乡,关系真是比蜜甜,同学生孩子,Z第一个送鸡蛋,同学收玉米,Z去帮忙,一派和谐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景象。

几个同学被Z的诚意和魄力感动,给他张罗新的下线,介绍自己的亲戚朋友加入微商大军,自己也毫不在乎,将卖麦子的钱拿出来的囤货,也是,这么好的面膜,自己用都值,何况还能赚钱。

Z代理了以上四大流派的不同产品,他妈每天敷面膜,他爸吃保健品,他嫂子打玻尿所,家里的锅用清洁剂。

他本人也到处张罗新的业务,曾经带周围几个村子的去大城市新乡参观一家工厂,称这是国家级专利的养生产品,延年益寿就靠他了,癌症、艾滋病通通管,糖尿病、心脑血管手到擒来,还用了当地最经典的广告词:高血压不可怕、高血稠不用愁,高血脂能根治,高血糖可正常。

当然了,牛皮癣、白癜风更不在话下。

当时几位老人很是冲动,现场买了几千的货,没钱的Z借钱,大家拉着满满一车货,夕阳下想着自己将过上没病没灾的寿星生活,喜笑颜开。

后来,有位糖尿病人喝了那个药水后,血糖飙升,问Z,答:正常,这是糖尿病毒的垂死挣扎,黎明前的黑暗。老头坚持服用,终于晕倒在厕所,送医院。

问题当然出现在保健品中,医生化验,说那就是糖水,糖尿病人毒药。

老头找Z,电话占线,再打关机,再打说欠费了。

Z消失了,彻底消失了,据说是前几天把货全压给了下线,说自己要做大帮助更多人把货款都收走了,给村子留下一屋子一屋子的面膜、保健品。

据说,够全村五年用的。

再后来,Z的下线朋友圈逐渐退出更新,变晒面膜为晒娃,微信昵称由xx代理改为“男人不哭”“天使的眼泪”,微信头像也改为周星驰、刘德华、Tfboys,一切回到微商前。

今年春节回家,大家似乎都忘了Z曾经回来过,打麻将、骂孩子、喝酒打架依然成为乡村主旋律,提起Z总会说:这货据说现在三个老婆了,真爽。

微商陆续退出朋友圈、QQ空间,截至目前,还有两位依然在微商第一线,一位从事眼贴的销售,称微商不是生意而是人类伟大的公益事业,将光明送往人间,我每天看她晒业绩表,升级情况,前几天说是升为区域代理了,真的为她感到高兴,一位从事某知名女性洗剂的微商工作,每天准时向朋友们普及女性生理健康知识,在她的熏陶下,我基本可以算是半个妇女之友了,最近他们去公司总部参观了,很气派,待遇很高,很骄傲。

希望这两位朋友可以一直做下去。

责任编辑: